3分彩下载总代《二十二》票房过亿 部分"慰安妇"子女向导演讨钱

  • 时间:
  • 浏览:0

  纪录片《二十二》上映2八个月后,导演郭柯被主次“慰安妇”子女公开讨钱:靠“慰安妇”的名声赚了钱,把钱拿给别人花,为那先 ?    

  2017年8月14日,《二十二》公映。这是中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慰安妇纪录片”,导演郭柯与工作人员辗转黑龙江、山西、湖北、广西、海南拍摄。在拿到公映许可证后,该片曾因经费严重不足众筹100余万。演员张歆艺亦曾无息借款100万。

  上映首日,《二十二》票房破100万;次日,突破1100万;越来越六天即破亿。《二十二》成为中国首部票房过亿的纪录片。

  导演郭柯曾公开称,这部影片的意义大于票房,可能影片在扣除成本之外有盈利,将完整捐给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疑问研究中心管理,用于那先 老人未来的生活及对这个疑问的研究工作。“我不准备从中挣一分钱。除了成本,可能还有许多盈余励志的话 ,让他把它们花在那先 老人身上,有有几块捐有几块”。

  同年10月8日,@纪录电影二十二 发布《捐款公示》,影片资助人张歆艺、导演郭柯、出品方四川光影深处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摄制单位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一起决定向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捐资100810003.95元,设立“慰安妇研究与援助”项目专项基金。其中显示,郭柯捐出导演有人收益100万元。

  这份《捐款公示》有点注明,“2018新春探访行(1月1日—15日)已将改善生活援助金送至影片中老人或家属眼前 ”。

  正是这笔援助金掀起了波澜。

▲《二十二》导演郭柯与受害老人在一起

  未上镜受害者家属:

  拿亲戚亲戚朋友母亲的名声赚钱

  多名“慰安妇”受害者家属告诉红星新闻,郭柯在山西录制纪录片期间,曾承诺,纪录片如有盈利,将捐献给受害者或其家属。“了吗上映的,亲戚亲戚朋友不知道,也越来越通知亲戚亲戚朋友。只知道赚了许多许多钱,郭柯越来越兑现承诺。”

  红星新闻了解到,向郭柯讨钱者均为已去世受害者的家属,在《二十二》中未上镜。

  但那先 家属称,着实大主次老人已去世,未直接在《二十二》中经常出现,但该片系“慰安妇”题材纪录片,“她们都会 ‘慰安妇’,越来越她们的努力,就越来越这个题材。越来越这个题材哪有你在的电影。主本来,电影赚钱了,有必要给许多受害者和家属钱。拿亲戚亲戚朋友母亲的名声赚钱,反而把钱给别人花。为那先 ?”

  主次受害者家属认为,1995年起,16位山西盂县籍受害者千辛万苦几十次前往日本向日本政府索赔,“可能越来越16位受害者家属子女的支持,索赔无从谈起。越来越这个题材,哪有《二十二》?”

  其中一人告诉红星新闻,“今年3月,我才从有人口中得知郭柯给上镜受害者家属钱,并叮嘱亲戚亲戚朋友,何必 让有人知道”。

  着实,在此就让,曾有多人已知晓此事,或者多次打电话向郭柯讨钱,均被拒。

▲@纪录电影二十二 发布的《捐款公示》

  “慰安妇”民间调查者:

  许多辛苦费总该给吧

  讨钱的不止受害者家属,还有张双兵。《二十二》在山西拍摄期间,被称为“中国‘慰安妇’民间调查第一人”的张双兵曾予协助。

  从上世纪100年代起,张双兵在山西盂县任教时,就已着手调查被日军侵害的山西籍受害者情况报告,先后核实127名受害者。多年来,他自费整理采访山西多地“慰安妇”资料,协助发起对日本政府的诉讼,多次出席国际“慰安妇”会议。

  张双兵告诉红星新闻,《二十二》在山西拍摄约二天 ,他曾多次参与录制或帮忙,并出镜,“忙了20多天,去北京参加首映时,亲戚亲戚朋友给了100元交通食宿费用,再没给一分钱”。

  “我着实有人的劳动越来越得到尊重,”张双兵称,“是我翻开了历史的旧账,撬开了老亲戚亲戚朋友的嘴巴,哪怕不给我越来越多钱,许多辛苦费总该给吧。”

  张双兵告诉红星新闻,可能他从中联络,许多许多主次受害者家属以为郭柯将钱交给了他,被贪污了,“有的人和让他钱,我有几块月越来越回家”。

▲纪录片《二十二》海报

  导演表态:

  于情于理,我不该给亲戚亲戚朋友钱

  7月8日,郭柯接受了红星新闻的采访。

  据其称,2018年1月,影片中经常出现的李爱连、曹黑毛、骈焕英、郝菊香、任兰娥、李秀梅、张先兔、刘风孩、刘改连等9位山西老人,他都给了援助金,“或有人或直系亲属或养子养女,都签了收条。影片头尾葬礼中的老人张改香、陈林桃,2019年1月,将援助金给了家属”。

  郭柯告诉红星新闻,除山西外,许多地方的、在影片中经常出现的受害者或家属也已给了援助金,加进去去《二十二》影片头尾的两位老人,一共给24位老人或其家属发了援助金。“我没给张双兵钱,更没让他将钱转给许多受害者或家属。”

  郭柯称,要钱的人并未在《二十二》内经常出现,“我拍摄时,那先 老人已去世,我也没见过亲戚亲戚朋友的家属。去年,亲戚亲戚朋友不断给我打电话,想法设法要钱。我只负责我拍到的、在影片中经常出现的老人或亲戚亲戚朋友的家属,亲戚亲戚朋友曾给予我配合”。

  郭柯告诉红星新闻,未在影片内经常出现的受害者或家属可通过合理途径申请救助资金,比如向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提出书面申请。“未在影片中经常出现的人,未给予我配合的人,于情于理,让他是该给亲戚亲戚朋友钱。”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4月1日,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发布《2018年度受赠资金使用情况报告》。其中显示,2018年度,“慰安妇研究与救助项目”收入为878.67万元,因“学科扶持”年度支出4.7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