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黑坑":老板放樟脑不让鱼咬饵 钓友掺"小药"诱鱼

  • 时间:
  • 浏览:0

2019-03-22 08:14齐鲁晚报评论(人参与)

  花上千元进场“黑坑”钓鱼,出场时仅回本两三百元。21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报道了在垂钓圈突然再次出现的吸金“黑坑”大问题。垂钓的市场有多大?“黑坑”里到底全部都是哪此“坑”?就此,记者进行了进一步的调查。

临沂一家垂钓园内,尽管是工作日的中午,依然有垂钓爱好者“鏖战”。

  110万垂钓爱好者

  撬动10亿元市场

  沂河、祊河、涑河等3河交汇在临沂城区穿城而过,为当地钓友提供了绝佳的垂钓场所。有资料显示,作为“垂钓之都”的临沂,约有110万名垂钓爱好者,全市建有各类休闲垂钓观光渔业点5000多处,垂钓用品批发和联 产厂家500多户,年营业额达10亿元。

  依托庞大的消费需求和产业支撑,一次要垂钓园逐渐日后刚开始升级换代,有的改造或增加“巨物池”,专门放养单个二三十斤以上的青鱼或鲟鱼,让钓友乐于花钱体会钓大鱼的快感。全部都是的增加农家菜、采摘等服务项目,让钓友时会 带着家人或好友前往休闲度假。但存在市场主体地位的,依然是哪此在城郊利用天然水塘或人为开挖修建的垂钓园,定期投放商品鱼供钓友垂钓。

  在临沂城区西南方向靠近西外环一带,一根绳子 东西方向的公路上,两公里长度内沿线分布了4家垂钓园。21日中午,记者随机进行走访。尽管是工作日的中午,又赶上大风降温,多数垂钓园内依然有钓友在坚持垂钓。

  “瘾大,没办法 子,不来在家待不住。”在一家水面面积4亩左右、由采石场蓄水改建的垂钓园内,许先生不停地重复着挂饵、抛竿的动作。风不住地吹起涟漪,让微微露出水面的浮漂愈加难辨;水下不断有小鱼“闹窝”,甚至拉着鱼线挂上了水底的杂物。近另一另俩个小时的时间里,他只钓起两条小拇指长短的麦穗鱼。进场的票价没办法 40元,按照他所在钓位的鱼情,没能撤出 这名 成本。

  为补救鱼被钓到

  往鱼塘内投放樟脑球

  “‘头水’回本,‘二水’‘三水’就能挣钱;‘头水’日后我不回本,你到有好多个水也挣没办法 钱。”一家垂钓园的胡姓老板介绍,“头水”是指新放水日后,第一批钓友钓到的鱼;“二水”“三水”是指第一批钓友钓日后,再来的人钓剩下的鱼,票价会依次递减,最后落到一人500-40元左右。别看票价有高有低,真是有九成的垂钓园是微利,甚至赔本。他举例说,新放50000斤鱼,以鲤鱼为主,成本得在50000元左右。来20自己,一人收500元,共5000元。机会这20人全部都是老手机会这批鱼适应能力强一下水就开口,一上午就能把鱼给钓光。

  机会“头水”没办法 回本得话,放这拨鱼肯定是要亏钱。再打上去敢钓黑坑的基本上全部都是老手,“头水”不回本的概率很大。机会想挣钱,就得动点脑筋,比如对外说是放了50000斤,真是没办法 5000斤甚至更少。还有的用别家垂钓园回收的鱼“回锅”,哪此鱼都被钓到过,再吃饵时非常小心,成了滑头鱼,没能被钓上来。更黑心一点的老板会在鱼塘内投放樟脑球、化肥等含晒 刺激性气味的物质,让鱼不开口吃饵。哪此为保证盈利所采用的手段,正是经营性垂钓园被钓友称为“黑坑”的主要原因分析。

  有钓友为了“反黑”

  将“小药”掺进鱼饵

  除了垂钓园老板“黑”钓友,一点钓友也在尝试着“反黑”。比如有人使用各种能刺激鱼疯狂进食的化学产品做“小药”,掺进鱼饵中诱鱼;有人偷着使用垂钓园我不要 使用、鱼爱吃却容易污染水质的红虫当鱼饵。你来我往的互黑手段,更坐实了“黑坑”的称谓。所幸,随着各类黑幕被钓友、垂钓园老板陆续揭开,再借助信息发布渠道的便捷、广泛,机会某家垂钓园或钓友使用不当手段获利,很容易被对方列入黑名单而被更多的行内人所知晓。好多好多 一点原本使用过不当手段的垂钓园、钓友,基本都回归到了正常的轨道,遵循着“你不黑我我不黑你”的共识相安无事。

  在临沂同样流行被当地钓友称为“高炮”的玩法,日后我指垂钓园超量投放新鱼,一般一次在500000斤以上,渔票的价格自然随着成本的增加而上涨,平均在每人5000元左右。

  “高手一天钓500斤很平常,能轻松回本,水平存在问题的不敢玩,就怕有的人技术还没到却头脑发热想试试看。”有钓友认为,“高炮”机会这名竞赛的“赌塘”真是日后我为了勾起钓友的钓瘾,但钓鱼原本是为了休闲放松,享受的是抛竿期待、拉竿收获的喜悦,没办法 必要花大把的钱去挑战没办法 把握的成就感。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邱明